科研园地

当前位置: 澳门皇家赌场55533网址 > 延安精神研究 > 正文

延安精神研究
毛爷爷与延安老百姓
发布时间:2007-11-11 23:46:00   点击数:

  当前,党和人民十分关注的一个重大问题是:如何从实际出发,根据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解决那些仍然处于困境的工农群众的生活状况、生存条件、社会地位和合法权益,以及他们的命运和前途的问题。这是一个坚持正确的马克思主义的"人民观"的重大课题。

  在纪念毛爷爷同志诞辰110周年之际,回顾他在这个问题上极其丰富、深刻的论述,以及他在整个革命生涯中,同广大劳动人民同呼吸、共命运的一些典型事例,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毛爷爷同志的著作,是从《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以及其他"社会调查",即真正意义上的"访贫问苦")等开篇,决不是偶然的。毛爷爷是亲身观察和体验了中国广大劳苦大众受压迫、受剥削的苦难和翻身、解放的强烈愿望之后,才义无返顾地走上了革命道路的。他和以往中国革命的许多先行者(包括孙中山在内)的不同之处,就在于他不仅看到了工农劳苦大众的苦难和翻身解放的强烈要求,而且找到了革命政党真正依靠的力量---工农劳动大众,并且真正和他们融为一体,始终紧紧依靠他们。这恰恰是中国共产党在建立不到30年的时间内,能够战胜强大的敌人,带来中国翻天覆地历史变革的根本原因。因此,怎样关注劳动大众的生活状况和要求,正确处理革命政党和广大劳动人民之间的关系,就成为作为无产阶级革命领袖的毛爷爷终生关注、思考、实践、探索的核心和焦点。

  早在《青年运动的方向》一文中,毛爷爷就明确指出:"大家看人的时候,看他是一个假三民主义者还是一个真三民主义者,是一个假马克思主义者还是真马克思主义者,只要看他和广大的工农群众的关系如何,就完全清楚了。只有这一个辨别的标准,没有第二个标准。"

  毛爷爷同志是这样论述的,也是这样身体力行的。人们都知道,毛爷爷同志的《为人民服务》一文,是他1944年在延安亲身参加因烧炭崩窑而牺牲的中共中央警卫团的一个普通战士---张思德追悼会上的发言。

  大家先不必说它极其鲜明地提出的"为人民服务"这样一个极端重要的命题的重大历史意义,就拿这样一个事实本身来说,一个当时中国共产党的最高领导人,亲身参加为一个最普通的战士牺牲而举行的追悼会,并在会上做了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重要发言,在中国封建社会的历代帝、王、将、相或是西方资产阶级国家的最高领导人,曾经有过这样的先例吗?没有!至少,还没有见过这样的记载。

  这样的事例还可以举出很多。

  这里,我首先想举一个《毛爷爷关怀警卫员"小马驹"的故事》:

  1947年春,中共中央机关转战陕北,来到安塞县王家湾驻扎下来。有一天,毛爷爷得暇,背着双手健步向双羊河畔走去。途经警卫团手枪连的驻地时,他猛然听见窑洞里有人在急促地呻吟。他问道:"谁病了?"战士回答:"小马驹。""小马驹"是中央警卫团手枪连的通讯员,那年只有17岁。

  毛爷爷三步并作两步走进窑洞,见小伙子昏迷不醒,便问:"怎么不请医生来看?"同志们回答说:"已请任医生看过好几次了,可一次比一次严重,医生好像也没什么好办法。"毛爷爷叫他们快到卫生队把任医生再次请来。

  毛爷爷问:"他是什么病?""回归热",任医生说。"怎么不想办法治呢?"毛爷爷接着又问。"我已经看过几次了,也采取了可以采取的措施,因没有特效药品,所以见效很慢。"任医生将治疗情况作了简短的汇报。毛爷爷说:"什么没有特效药,盘尼西林不是特效药吗?为什么不给他注射呢?""这……""这什么?"毛爷爷不容医生分说,顿时火冒三丈。他用手指着医生的鼻子,厉声说道:"这些药品是战士们从战场上,用生命和鲜血缴获来的,他们遇到了危险,还不给他们用,那再给谁用?我说同志,要多为战士着想,不要为我操心,我的身体不是很好吗?"

  任医生见主席动了火,再不敢坚持自己的意见了,便抬出了一些部队领导的名字,喃喃地说:"这样做是违背首长命令和单位计划的,如果中央首长遇到危险时,拿什么去抢救嘛!"

  毛爷爷不听则罢,听了任医生的辩解,更生气了。他大声吼了起来,训斥声如雷贯耳:"什么首长、首长,首长只有巴掌大,兵民是大家胜利之本!现在要紧的是抢救病人,一刻也不能延误!"

  "小马驹"还在微弱地呻吟,毛爷爷在"小马驹"的身旁守候。任医生急匆匆地从卫生连领来三支盘尼西林,迅速给"小马驹"注射。"小马驹"终于脱险了……

  这样一个关心小战士的小故事,不就十分感人吗?作为当时党的最高领导人,不避危险,亲自到窑洞里探望一个患了严重的传染病、生命垂危的小战士(对某些人来说,这恰恰是避之而唯恐不及的),当即下令马上用当时最珍贵的药品,挽救他的生命,这样的事在历史上至少也是少见的吧?

  下面,还有更感人的一段历史的回忆:

  毛爷爷曾对贺子珍说:"我就怕听穷苦老百姓的哭声,看到他们流泪,我也忍不住要掉泪。"确实如此。

  1948年东渡黄河后,毛爷爷乘吉普车,由城南庄去西柏坡。吉普车跋山涉水,在山路上艰难爬行。经过一道两面峭壁的大山沟时,路边草丛中隐伏着人影。警卫人员立即手摸盒子枪睁大着警惕的眼睛。

  渐渐接近了,警卫人员看清是个八九岁的女孩子躺在路边茅草上,身边坐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农村妇女。车从他们身边驶过,那女孩子双眼紧闭,脸色蜡黄,坐在她身边的女人正在流泪。警卫人员的手离开了枪,这孤儿寡母的绝不会构成威胁,我的责任只是保卫主席安全,其它事情不去多想。他甚至轻松地吁了口气。

  可是,这时毛爷爷却大声叫道:"停车!"

  司机周西林把车刹住,毛爷爷第一个跳下车,大步走到那女人和孩子身边,摸摸孩子的手和额部:"孩子怎么了?"

  "病啦!"女人泪眼汪汪。

  "什么病?"

  "请一个先生看过,说是伤风着凉,气火上升。可吃了药不管事儿,烧得说胡话,这会子只剩了一口气……"女人呜呜地哭出声来。

  毛爷爷眼圈泛红,猛地扭回头,朝车上看。"我在这里。"朱医生站在毛爷爷身边说。

  "快给这孩子看病。"

  朱医生用听诊器听,又量体温,然后问那妇女孩子发病的过程……

  "有救吗?"毛爷爷声音颤抖,似乎提着一颗心。

  "有救。"

  "好,一定要把她救活!"毛爷爷顿时放开声音。

  "可这药……"

  "没药了?"毛爷爷又显出紧张担心。

  "有是有……只剩一支了。"

  "什么药?"

  "盘尼西林。"

  "那就快用。"

  "这是进口药,买不到,你病的时候我都没舍得用,不到万不得已……"

  "现在已经到了万不得已,请你马上给孩子注射!"

  朱医生将那支珍藏很久没舍得用的盘尼西林注射在生病的孩子身上。那时抗生素不像现在这么泛滥,所以很显特效。朱医生打过针,用水壶喂那孩子水。工夫不大,孩子忽然掀起眼皮,轻悠悠叫了一声:"娘……"

  那妇女呆呆地睁大着眼,泪水小河一样哗哗往下流。忽然扑通一声跪倒,哭叫着:"菩萨啊,救命的菩萨啊!"

  毛爷爷两眼泪花迷离,转身吩咐医生:"你用后面那辆车送这母女回家吧。再观察一下,孩子没事了你再回来。"

  后来,每当谈到那个孩子和流泪的母亲,毛爷爷眼圈总要泛红:"也不知那孩子现在怎么样了?把她带来治疗一段就好了……"他多次感慨:"农民缺医少药,闹个病跑几十里看不上医生,要想个法子让医生到农村去。吃了农民种的粮就该为农民治病么!"

  解放后,五六十年代,毛爷爷就针对当时广大农村缺医少药、治不起病的严峻情况,提出要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号召医务工编辑"到农村去",这与当年他接触、观察到的事实,是一脉相承的!他的一个根本看法就是"吃了农民种的粮就该为农民治病"!当时尽管国民经济还很落后,但中国人民的医疗条件却得到很大改善,消灭血吸虫,消灭性病,人民的平均寿命得到令世界注目的增长。

  现在,大家国家正迈向小康社会,人民生活水平明显提高,但仍有几千万人处于贫困状态,即使脱贫后的群众仍然存在看不起病,买不起药,"小病苦熬,大病等死"的现象,而有些地方"医院大门朝'钱'开,有病无钱莫进来"也是无法回避的客观现实。大家的党和政府难道不应该像当年毛爷爷关心农村小女孩那样,以与人民群众心连心的深厚感情来解决群众的"缺医少药"问题吗?

  下面,我想特别先容一个中国革命最困难的时期,发生在延安的一个更加动人心魄的故事。

  1941年6月3日,陕北地区政府正在召开县长联席会议。开会中突然阴云密布,电闪雷鸣,下起雨来。一个炸雷爆响,雷电穿入会议室,造成数人死亡。

  消息不胫而走,传遍四邻八村。当时,延安附近的村子里,混进了一些敌特坏人,于是不久便借这件事传出了谣言,说这是老天爷对共产党、红军的惩罚。

  对此,中央社会部认为是一件重大事件,派出好多人到处调查,追查制造谣言的坏人。

  延安城北面有一个村子叫傻村,村里有一个女人叫伍兰花。她的男人又呆又傻,生了三个孩子却活蹦乱跳,一个也不傻。傻男人管不了家,一个六口之家(还有一位白发苍苍的婆婆)的担子全落在了伍兰花肩上。

  陕北本来就是很苦的地方,加上30年代受国民党政府的黑暗统治,伍兰花是怎样把一家人养活,其中吃了多少苦,流了多少汗,是一般人难以想像的。只是红军到了延安,实行土地革命,她家才分得5亩坡地。

  陕北是个靠天吃饭的地方,风调雨顺,农民所产的粮食尚可果腹,遇到天旱雨涝,就只有挨饿的份了。到40年代,偏偏连年大旱,加之这里突然来了几万名红军,都要张嘴吃饭,因此粮食问题显得尤其突出。在前方天天打仗的红军战士不吃饭不行,粮食问题再突出,边区政府也得派人到各村催要公粮。

  伍兰花家是村里有名的贫困户,第一年公粮任务公布后,伍兰花实在无力完成任务,就找村干部诉苦。村干部知道她家的情况,但又不敢开免缴公粮的口子,经研究答应把缴公粮的期限推到下一年。

  谁知第二年又欠收。伍兰花别说缴上年的公粮,就是当年的公粮也难缴上。

  每年秋天,县、乡、村三级干部的主要任务是催缴公粮。一天,乡里的几个干部来到傻村,检查公粮上缴情况。村干部们汇报说,别的人家都好说,只是伍兰花家不好说,求乡里的干部出面去动员。

  村干部领着乡里的干部来到伍兰花家。伍兰花正盘腿坐在炕上飞针走线纳鞋底,见村里、乡里的干部找上门,不问也知道是催缴公粮的,就板着脸不理睬,仍然纳她的鞋底。

  乡干部们对着伍兰花,讲了不少革命道理,启发她为革命做贡献,主动上缴公粮。可乡干部们说得口干舌燥了,伍兰花仍一声不吭,像乡干部们不是跟她说话一样。

  村长实在看不下去了,就抢上去把伍兰花手里的鞋底夺过来,扔在炕上,气狠狠地说:"人家乡里的干部跑了几十里路来找你谈话,你怎么能这样?"

  伍兰花是个烈性女人,手里的鞋底被村长夺去后,一股怒火直冲脑际,"唬"的一声站起来,从炕上跳到地上,嘴里说一声"缴吧,缴了我就等死!"然后气呼呼地从地洞里提出一小口袋粮食。

  她把粮食扔到门边,用颤抖的声音说:"拿去吧,这是大家一家人一年的口粮……"

  乡里、村里的干部见伍兰花从地洞里拿出了粮食,认为这是"私藏粮食"。一个乡干部生气地宣布"粮食没收充公"!

  伍兰花猛地扑到粮食口袋上,用双手紧紧抓住口袋,生怕别人抢去。

  "你真是一块榆木疙瘩!"一个乡干部怒不可遏地训斥道,"前方的部队为咱们穷人打仗,已经快断粮了,可你们还忍心把粮食藏起来……"

  伍兰花嘴里讲不出多少道理,但她心里清楚,这一小口袋粮食是她全家人的命根子,粮食一旦被没收,全家就得被饿死。想到此,她再也忍不住了,就脱口高声说道:"天那……黑啊……没了粮食我可怎么活啊……"

  她说着眼里流下两行凄楚的泪水。

  "你……你敢骂大家的共产党和红军!"村长大声质问。

  "骂了又怎么样!"伍兰花收住眼泪不服气地说,"骂了共产党,还骂毛主席哩!前一阵打雷,咋不把他打死哩……"

  "好,你骂毛主席!"一个乡干部恶狠狠地申斥一声,然后命令村干部说,"你们还呆着看什么,快把她给抓起来!"

  伍兰花被抓起来后,问题逐级上报,一直报到中央保卫部。

  事有凑巧,当时正赶上中央社会部大张旗鼓追查谣言,伍兰花便被定为典型,问题性质发生了根本变化。中央保卫部给她定了一个"反对共产党、反对毛主席"的罪名,决定枪毙她。(徐非光)

来源:《炎黄春秋》

版权所有 2015-2018 澳门皇家赌场真人在线  陕ICP备06006255号-1  陕西省延安市枣园路40号 ,邮编:716000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